烈日下,一名戰士荷槍實彈在廣州火車站廣場執勤。 記者邱偉榮 攝 一名戰士在給市民指路。記者邱偉榮 攝
  配備
  九五式自動步槍
  轉輪防暴手槍
  防暴盾牌
  連接式警棍等裝備
  可照相、攝影和錄音的執法儀
  在40個駐點開始常態化巡邏
  每個巡邏組由5~10名戰士組成
  若有突發事件3分鐘內趕到現場
  本報訊 (記者張丹羊 通訊員徐海洪)九五式自動步槍、轉輪防暴手槍、滿夾子彈、執法儀……半個多月前,來自武警廣州支隊的200名武警戰士悄然走上廣州街頭近40個駐點,開始了常態化的城市巡邏。近日,記者前往廣州火車站廣場、下塘西等執勤點,近距離接觸了武裝聯勤巡邏的武警。
  在廣州火車站廣場中央,8名武警戰士按照隊形分列防暴車兩側。繼6月30日進駐廣州火車站後,這個由10名戰士組成的巡邏組已在此堅守了半個多月。
  據介紹,日前,武警廣州支隊抽調兵力200人組成了擔負城市巡邏任務的隊伍。每個巡邏組由5名或10名戰士組成,通過徒步與乘車、定點與不定點相結合的方式,對廣州重要目標區、重點關註區、人員密集區以及其他治安複雜區域實行常態化武裝巡邏。此外,每天部署20兵力做好備勤和應急處突工作。
  “單個組也可根據任務不同進行靈活拆分。”火車站巡邏點的鄭隊長告訴記者,像駐守火車站廣場的10名戰士,可隨機拆分成三組,即與公安聯勤巡邏小組、駐點小組和機動小組。一旦有突發事件發生,官兵們能在3分鐘內趕到現場處置,而在火車站這一輻射圈內的其他駐點兵力也可火速前來增援。
  指著扣在肩章上的執法儀,鄭隊長透露,除了配備九五式自動步槍、轉輪防暴手槍、防暴盾牌、連接式警棍等裝備外,此次常態化武裝巡邏中,廣州武警還首次嘗試佩戴可照相、攝影和錄音的執法儀,“主要是做取證用,輔助公安執法。”目前,參與巡邏的武警每天執勤時間是6小時,如遇突發情況,執勤時間將會進一步延長。
  火車站廣場:
  10分鐘8次指路
  “你好,請問去白雲區的這個酒店怎麼走?”剛從貴州乘火車抵達廣州站的高三女生小希一見廣場上的武警戰士就立馬奔來問路。這也是記者在10分鐘內聽到的第八次問路。
  緊接著,一名中年男子風風火火地跑到鄭隊長面前,希望能借手機一用。原來,他從中山趕來接從湖南老家來的父母,不巧的是,雙方的火車都晚點了,年事已高的父母只懂接聽電話卻不會撥打,男子的手機卻在關鍵時刻欠費了。著急的他四處碰壁後,只得求助武警。
  據瞭解,武警戰士們每天都得面對不少五花八門的訴求。會不會嫌煩?“不會,除暴安良是我們的職責。”鄭隊長笑著說。在處理這些小事之外,武警戰士的真本領也讓市民嘆服。
  近日,一位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在廣場上,他看見一對年輕情侶,便衝上前拉扯著女孩轉身就跑。男友見狀一把上前“搶”女友,男子卻不放手反稱女孩是自己的女友。雙方相持不下,男友前來向武警求助。“中年男子的精神狀態似乎有些不正常。”鄭隊長說,在第一次將男子勸離後,對方又挑了一對情侶故技重施。此時,戰士隨即對他進行了警告。當該男子第三次準備騷擾群眾時,戰士一招制伏他並將其壓在地上,隨後移交給警方處置。
  “執勤半個月一下子瘦了20斤。”鄭隊長說,每天單是酷暑下整整6個小時的站立,也會讓武警戰士們的體能消耗極大,衣服更是濕了一遍又一遍,都結出了鹽花。
  西寶漢直街:
  每天巡邏4次徒步8公里
  上午9時,一道橄欖綠的身影準時出現在越秀區下塘西寶漢直街。武警巡邏組的曹隊長帶領著9名戰士和兩名轄區民警隨即進入執行任務的“戰鬥狀態”,開始了一天當中的第一次徒步巡邏。狹窄的小道上,荷槍實彈的武警戰士默然無語,雙眼望向周邊街區,來回巡視,並根據地形隨機變換巡邏隊形。
  從7月1日“上班”報到那天起,這個武警巡邏組每天上午和下午都分別在寶漢直街周邊徒步巡邏兩次。“走完一圈的路程約2公里,耗時40多分鐘。”曹隊長說,每次巡邏出發的時間是隨機的,路線也不完全固定。按照任務要求,執勤的6個小時里,每執勤一個小時休息時間僅有10分鐘。參與執勤的武警戰士絕大多數都是90後,小伙子們的身體素質和軍事素質絕對過硬。在街上徒步巡邏,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不放過一絲異常情況。此外,他們還要配合公安行動,譬如抓捕嫌疑人等。
  “有鄰居說感覺小偷小摸的事情少了,我自己是一看到他們就倍感安全。”街坊陳叔告訴記者,寶漢直街周邊地區偷盜事件時有發生,此前街邊還有一些私下兌換外幣的點,“每個點常聚集著一堆人,擠都擠不進去”。可自從武警戰士出現後,兌換點頓時冷清了。對武警武裝巡邏常態化,陳叔贊不絕口。  (原標題:200武警聯勤巡邏護羊城)
創作者介紹

借款

hp36hpkom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